犯罪嫌疑人陳德為實施詐騙準備的“軍裝照”
犯罪嫌疑人陳德為實施詐騙準備的“軍裝照”
  年過六旬的太原人陳德,憑一個偽造的軍官證、幾張身穿大校軍裝拍攝的照片,就冒充某軍分區獨立師師長,還謊稱是朔州市平魯區某煤業公司大老闆的鐵哥們,從多名承攬煤礦工程的生意人那裡,騙了139萬餘元。直到其中一名受害人古強報了案,這出鬧劇才落幕。
  2月27日,犯罪嫌疑人陳德在朔州市落網。他是怎麼騙了這些精明的生意人呢?3月11日,記者來到平魯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瞭解事件的來龍去脈。
  晚宴上的大人物
  古強,今年44歲,內蒙古鄂爾多斯市人。多年來一直從事煤礦採掘工程,資產頗豐。
  2012年11月,古強生意上的朋友劉太幾次打電話說,他和山東的一位朋友拿下了平魯區某煤業公司的採掘工程,由於他們沒有那麼大的能力,便邀請古強投資合作。11月21日,古強到了平魯區,劉太把山東朋友劉藝介紹給他。兩人告訴古強,某煤業公司採掘工程已經談得差不多了,現在只需要給3個老闆每人送10萬元就成。
  當天的晚宴上,剛剛認識的劉藝又給古強介紹了一位客人——某軍分區獨立師師長陳德。劉藝說“陳師長”是他的乾爹,和煤業公司的大老闆是鐵哥們。“陳師長”一身戎裝,舉手投足間透著豪氣,他掏出軍官證遞過去,古強趕緊接過,打開,職務一欄里,赫然寫著:師級。
  劉藝把“陳師長”的座駕指給古強看,只見樓下停著一輛掛著軍牌的越野車,“這事要是弄不成,送出去的錢都能要回來。”劉藝說。聽到這裡,古強吃了定心丸,第二天上午就把31萬給了劉藝。劉藝給他打了欠條,註明是“用於煤礦項目前期運作。”
  等待好消息的古強並不知道,為了這個項目,重慶的胡三比他更積極。
  各種要錢的說法
  34歲的胡三是重慶市人,在和順縣神神煤業乾掘進工程。2012年9月的一天,他的朋友肖勇給他打電話說,他和朋友劉藝要承包朔州市平魯區某煤業公司,想請他入股。胡三考慮到不認識劉藝,有點兒不放心,可肖勇打保票說,劉藝的乾爹是某軍分區獨立師師長,一切問題他來承擔。一周後,3人在和順縣碰了面,第二天跟隨劉藝到平魯區考察。
  此後不久,肖勇打電話給胡三,說疏通關係需要錢。胡三沒有遲疑,先後兩次打錢給劉藝,共40萬元。幾天后,肖勇又給他打電話,說給他們辦事的“陳師長”要買房,要用50萬,讓他“湊湊”。他擔心錢打了水漂,肖勇說,項目已經成了,“你就等著數錢吧”。他再一次相信了好朋友,於是又給劉藝打去50萬。
  倆焦急的生意人
  轉眼到了2013年。年剛過完,重慶老闆胡三跟隨劉藝、肖勇到了平魯區。這次是奉“師長”命令:拿上10萬元走關係。
  胡三把10萬現金包好,給了劉藝,他和肖勇在賓館坐等好消息。沒料到,等來的卻是壞消息,劉藝說:“對方不肯收錢,估計項目給別人了。我把錢扔他辦公桌上了,希望能出現轉機。”
  胡三沒生氣,說,成了咱乾,不成把花出去的錢要回來就行。因為和順的事情太多,他就趕緊走了。幾天后,劉藝告訴他,送出去的10萬元退給“陳師長”了。“陳師長”托關係花了兩萬,剩餘8萬打到他的卡裡了。
  後來,胡三多次讓劉藝退還其他錢款,劉藝總是說,看看通過關係能不能要回來。
  同樣著急的還有內蒙古的古強。因為,在2013年3月,古強就知道那個項目徹底沒戲了。他問劉藝要錢,劉藝總是說“陳師長”沒退呢。古強直接打電話問“陳師長”,“陳師長”說再給他找個工程。古強只要求退錢,陳卻說,煤業的大老闆沒退給他錢。
  古強越來越覺得不對勁,他隨後查到陳德的底細——不僅不是什麼師長,就連一天兵也沒有當過!
  2013年11月19日,古強向平魯區警方報了警。
  天上掉下的“乾爹”
  平魯區警方經核實,某軍分區沒有“陳德師長”!
  這會不會是一個詐騙團夥?受害人的錢都是交給劉藝的,找到他,就找到了案件的突破口。
  2013年12月11日,警方在太原找到了劉藝。這時,胡三正和他討論,是不是該向太原市公安局報警抓陳德,但劉藝總覺得“乾爹”不像個騙子。
  據劉藝回憶,2012年春,他打聽到平魯某煤業公司礦井準備對外發包後,決定找關係承包下來。經朋友介紹,他認識了陳德。當年10月初,陳德主動打電話問他,要是真心想做平魯的項目,他就和大老闆談,“我們是鐵哥們,肯定沒問題。”並吩咐他:“我告訴大老闆你是我的乾兒子,你就叫我‘乾爹’吧。”
  陳師長才比劉藝大十幾歲,但為了掙錢,他覺得叫聲“乾爹”也不吃虧。所以,他們一見面,一對乾父子就親熱得不得了。
  總是張口的無底洞
  劉藝手頭資金緊張,就通過朋友先後把內蒙古的古強、重慶的胡三拉了進來。
  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劉藝把古強的31萬、胡三的30萬都給了“乾爹”。在他期盼項目到手時,2012年11月28日,“乾爹”告訴他,頭天晚上去大老闆家吃飯,看見了大老闆的父親,“你們準備20萬,孝敬一下老人家,留個好印象。”劉藝說資金緊張,“乾爹”讓他快想辦法。30日,劉藝把錢送給了“乾爹”。兩天后,“乾爹”說他已經把錢送給了大老闆的父親。
  劉藝的孝順,讓“乾爹”胃口大開,常常以“乾娘”錢看得緊為由,隔三差五問他一萬一萬的要“零花錢”。
  12月中旬,劉藝聽說別人承包了項目,問“乾爹”是怎回事。“乾爹”大發雷霆,說要讓“省政府、省紀委查他們,讓煤管局把他們的礦封了。”後來,“乾爹”又說找平魯區的領導,但要送10萬元的“好處費”。劉藝騎虎難下。12月15日,又給“乾爹”卡裡打了11萬元。其中,1萬元是孝敬“乾爹”的“零花錢”。
  隔了幾天,“乾爹”又發話了,“我買房差50萬,你給我借點兒,日後還你”。劉藝沒錢,又從重慶老闆胡三那兒弄到50萬。12月26日,劉藝到太原見了“乾爹”,給了8萬元現金。掂著“乾兒子”的8萬元現金,他面露怒色,劉藝急忙跑到銀行又給打了42萬元。
  前前後後,“乾爹”拿走了胡三的92萬元、古強的31萬元,劉藝自己孝敬給“乾爹”的16萬餘元“零花錢”。直到案發,劉藝依然做著“乾爹”能騰挪乾坤的美夢。
  早有預謀的騙局
  今年1月12日,平魯警方正式立案偵查。2月27日,64歲的陳德在朔州市區被抓。
  陳德曾在某單位工作過,2002年離開單位做起了生意。據他交代,做生意時他欠下大同市某石料廠100多萬元的石料款。
  2012年5月,當得知平魯區某煤業公司採掘項目對外承包時,陳德就開始為自己的騙局準備道具:他讓假證販子做了大校軍銜的軍官證,買來了大校的行頭,並拍了多張照片,在社會上宣稱自己是該煤業公司大老闆的“鐵哥們”。
  為了給劉藝造成和某煤業公司很熟絡的假象,陳德提前做了一些“功課”。他打聽到,煤業公司大老闆常在朔州市區自己公司會館出入後,便來了個守株待兔。幾天之後,終於等到了大老闆,說他想承包採掘工程。大老闆說項目發包由二老闆和三老闆負責,讓他帶上施工資質去公司聯繫。他到煤業公司時,穿上大校軍裝,給自己的車掛了一副假軍牌,自稱是獨立師師長,並把軍官證讓二老闆和三老闆看。兩名老闆讓他把施工資質拿來再談。他就打電話把有施工資質的劉藝騙來。這時,兩位老闆都稱呼他“陳師長”,這給劉藝造成了錯覺:“乾爹”和他們關係非常,更不質疑其身份了。
  就這樣,陳德把幾個精明的生意人拉進了自己編織的騙局。他把騙來的錢大部分歸還了大同某石料廠的欠款。
  今年2月28日,因陳德患有心臟病、高血壓、裝有心臟起搏器,監所不宜收押,被其家屬取保候審。他答應把太原市的一套住宅和一輛三菱越野車賣掉,歸還騙取受害人的錢款。
  本報記者 王晉飛
  (文中人物和煤業公司均是化名)
  ○鏈接

  騙子常用的伎倆
  ●“丟物撿物”詐騙
  通常為兩三人搭檔,以男性居多,偶有男女搭檔。一人故意在事主視線內掉一包“錢”,待事主撿起“錢”,或另一人揀到“錢”,以見者有份不要張揚為名,要求與事主平分。這時丟錢的人回來找錢,或要求檢查事主的包趁機竊取手機及現金,或者待丟錢者走後,以時間緊分錢不便讓事主以隨身財物作抵押,撿到的“錢”歸事主所有。事後事主發現包內的手機、現金不見,或撿到的不是錢。
  ●“借打手機”詐騙
  通常發生在餐廳、茶室、網吧等休閑娛樂場所。以手機沒帶或沒電為由,借事主電話一用,假裝聽不見聲音,邊打電話邊走至門外溜走。當有一些認識不久或初次見面的人向您借用手機並要出去拔打時,千萬要慎重,一般可婉言拒絕,實在無法推卻的,一定要讓他在你的視線範圍內使用。
  ●“中獎”詐騙
  人們的手機上有時會收到來自所謂某某大公司的“中獎”短信息,這時千萬不能相信。天上不會掉下餡餅。犯罪分子總是利用人們的貪心和僥幸心理行騙。他們的三步曲是先告訴你中了某大獎,讓你與某電話聯繫;再告訴你獎品雖免費郵資卻要自付,或是要自交個人所得稅;最後是收到你的錢物後溜之大吉。
 
(編輯:SN095)
創作者介紹

蔡健雅

ohdcix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