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S ir揚言
  (第1563期)
  指望一部公務員誠信檔案就能夠解決所有的政務誠信問題,實在也有點不靠譜。
  廣州近日發佈“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意見稿,提出建設政務誠信,具體做法是建立公務員誠信檔案,客觀公正記錄公務員的信用、獎懲等信息,逐步將公務員個人有關事項報告、獎懲記錄、年度考核結果、違法違紀違約行為等相關信息納入信用檔案,並將誠信狀況作為公務員招錄考察、考核、提拔任用、評先的重要依據。我覺得這個規定挺好的。誠信不好的人做了公務員甚至做了大官,怎麼行?
  那麼,什麼情況對公務員來說,屬於個人信用不佳呢?比如說不按時還房屋貸款?抄別人的論文?考試偷看?虛報年齡?拿西太平洋大學的文憑來騙取錄用提拔的機會?如果有這樣的事情,不知道會怎麼處理?我是期待有處理的,有處理才有壓力。公務員的誠信不可能只是來自天生的人品優良,必須是基於對因不誠信而遭受懲罰的恐懼。我們不時見到關於國外什麼官員因為出差或交際多花了納稅人的錢而被懲罰的新聞,但在我們這裡,官員的重要“福利”之一就是有很多東西都可以“報銷”。用公款請老同學吃飯,用公款給老上司送禮,這些都是屢見不鮮的事情。其實這也事關誠信——— 把一切個人需要都打扮成工作需要。這難道不是講大話嗎?講大話難道不是誠信問題嘛?
  遺憾的是,長期以來,我們逐漸已經習慣了各種各樣的講大話。有的大話是徹頭徹尾的謊言,有的大話是無法實現的目標,而有些大話則是給予民眾空頭的承諾。這些來自官員尤其是有一定級別的官員的大話,我們聽多了而且也習慣於不能實現,因此就不再把天天飄來飄去的官員大話當作是誠信問題了。無誠信何以立威?不過有的官員不在乎以誠信立威,而是迷信權力立威,所謂有權大曬。這也是一件很無奈的事情。
  假如一個官員在銀行里有一個不良的信用記錄,或者在一次晉升考試中作弊被記錄在案,這都是比較簡單處理的問題,直接就能夠進入個人信用檔案。但是如果一個官員說了一次大話,會成為個人不良信用記錄嗎?比如說某官員說廣州停車費漲價了就能夠緩解廣州的交通擁堵,結果聽證代表都信了他,停車費順利大漲,但是交通擁堵依然。這會成為官員的不良信用記錄,進而影響到他的仕途嗎?我想這顯然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多少年來多少官員下巴輕輕,說過多少大話?我們都已經忘記,而這些官員還不是該升官的升官該進爵的進爵?
  當官員們講話都是不必對自己的信用負責的時候,當人們對官員所言都本能地懷疑的時候,這個社會已經在為失信支付著最昂貴的成本。
  公務員的誠信檔案從無到有是個堪稱偉大的進步。現在蒼蠅老虎都打了不少,如果當初老虎蒼蠅們都有各自的誠信檔案,他們也許就沒有機會爬上去了———除了講大話之外。講大話是誠信檔案中不可能有的條目。所謂吹水唔抹嘴,吹牛皮不用任何成本。指望一部公務員誠信檔案就能夠解決所有的政務誠信問題,實在也有點不靠譜。□陳揚  (原標題:官員講大話,進不進誠信檔案)
創作者介紹

蔡健雅

ohdcix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